租房: 皇后区 法拉盛 艾姆赫斯特 布鲁克林 曼哈顿
长岛-新泽西-其他区 中介-经纪 房屋买卖
招聘兼职 餐馆请人 甲店发廊请人 按摩请人 个人求职
商用租让 生意转让 快递-货运 贷款经纪
二手买卖 二手车买卖 手机电脑 货买买卖 网络WIFI
防盗报警 美容医疗 按摩理疗 旅行社-机票
交友征婚 翻译 招生培训 课后补习 保姆-幼儿园-托儿
大小搬家 电招车 考牌练车 法律案例-咨询 家庭旅馆
各类保险 留学-签证 同乡会-寻人 入籍-福利 各类律师
纽约活动 会计-报税 印刷-招牌 装修服务 冷暖水电
白送-FREE 失物招领 生意合伙-开店入股
自由论坛 自由快讯 纽约商家目录 周边服务
各考题: 拔毛笔试 美甲手試 美甲笔试 按摩背 按摩脚
美国入籍考题 纽约驾照 加州洛杉矶驾照

小纽约网-纽约华人官方网站

自己是自己最大的倚仗

2017-11-12 13:03| 发布者: 施主| 查看: 13644| 评论: 0

我出生在一个小城市的郊区,很偏僻。我小学三年级之前一直在那里读书。我所知道的街道没有划分什么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我所知道的事情就是要遵师、就是老师说什么都是对的,在我的印象当中,只有邻居家那条凶巴巴的狗,只有阿姨奶奶辈的人坐在太阳下唠嗑,说着谁谁家的女儿嫁了个有钱人。


后来我爹觉得我再这样子下去没有出息。于是就发狠把我送在城里念书。


在城里面,我第一次认识台湾小朋友,跟她聊天玩耍,我第一次接触英语,完全搞不懂音标什么的,最最简单的英语卷子,我考全班倒数。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努力学习了。那个时候我对格局眼界这种词语压根儿没感觉,只是我觉得我要追上他们的脚步才行。我觉得他们都跑在我前面。


到城里念书这些年,日记从未断掉过。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靠着自己写的文章拿到了稿费。


在城里我念完了小学,考进了当地最好的初中。连我爹妈都没想过的初中。


在我初中的时候,我家来了一位新姑娘,姑娘跟着她妈妈嫁给了我的舅舅。


那姑娘比我小1岁。在我还没有见到她之前,我听说了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婚,我一直觉得她很可怜,所以我想我以后要带着她一起玩才行。


当我跟她见了面,发现她异常漂亮,瘦瘦高高的,皮肤并不白皙但整体的五官非常和谐,特别是她的眼睛很漂亮。我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真是好漂亮啊。


当我试着跟她交谈的时候,我彻底失望了。我当时根本不懂什么叫作价值观,只知道那是书上那句话: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好吧我承认我初中的时候懂得太少了。


但我心里很失望。她根本不屑跟我玩,她有自己的圈子。她喜欢跟那些穿的好吃的好会打扮的姑娘一起玩,喜欢跟着一群男孩子出去玩。


后来有一次,她考试没考好,她妈妈就跟她说:你看看人家!你算个什么!人家住城里、人家考试比你好、人家比你有本事!


她就跟她妈妈说:要是我能住城里、要是我家条件好点,我也能考这么好啊!姐姐那个算什么本事,她能跟我比嘛。


没错,我舅舅家里条件一般般,姑娘跟她妈妈也过得不是特别好。但至少温饱什么的完全能解决,在温饱之余她还能买些好看的衣服。


中考那年,我考进了当地前100名进了一所最好的高中。高中的我穿的很土鳖,不会打扮,我只知道每周教务处要来检查头发穿着,我只知道校服校服。


高二有一次,我跟她一起去喝喜酒,她跟我坐在一起,非常不屑。她跟她妈妈一起暗里讽刺我穿衣服跟乡下土包子一样。讽刺我初中成绩好高中就不行了。她们还说人生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当时我很难过,在我眼中我觉得学习好才是标准不是么?她穿的那么美丽,她用着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用的手机。


后来有一次,寒假的时候我跟我父母又去参加朋友喜宴。当时很巧,跟一家所谓的有钱人坐在了一起,对我对面的是一个男生,他有个亲姐姐,还有他妈妈,他爸爸据说是大公司的老板(那个时候就是这么形容的)。我当时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怦然心动。


吃饭的时候我老是盯着他看,眼睛眨也不眨。


但很快这件事情被我忘记了,因为到了高三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管这件事情了。



之后,我去了一线城市念我一直想去的那个大学。我很开心。


在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跟别人打听到了那个男生的QQ号,我当时真的去告白了,男孩子告诉我,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他比我大两岁,念了一所大学的法律专业。听说要出国深造什么的。


生活中的巧合真的太多太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件事情被他妈妈和姐姐知道了,他妈妈说了一句:那谁谁谁家的女儿啊,太土气了,而且家庭条件不够啊。


这句话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被那姑娘知道了,她当时跟我说:你看,女孩子的脸蛋就是资本。你哪里都配不上他。


我承认高中三年我基本不在乎我的穿着、打扮。但至少我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


我开始重新审视美丽就是资本这句话、也重新开始审视门当户对这句话。


那个时候,我深深地感觉到什么叫做自卑。


而就在我大二的那一年,她辍学去上海。她妈妈告诉我们,她暑假在娱乐会所里面给人端盘子,遇到了几个层次很高的人,觉得这个小姑娘很不错,嘴巴甜人美,要她去上海大公司里工作。



我当时就想,我也能去上海工作。找一份比她还好的工作。我当时也很怀疑她的工作性质,但直到她秀出她穿正装的样子(也许有人怀疑什么的,我不想去多问)


在大学四年期间,她妈妈老是说她一个月赚了多少多少钱,后来跳槽到房地产公司推销房产,公司里的那些小伙子都喜欢她,追她的人多了去了,还有几个高学历的富二代追她。她妈妈说:我们家啊就要过上好日子了。


我大学的时候,自己找实习、寒暑假住在学校里实习,找房子租,一个人半夜怕的要死捏着手机回到租的地方,晚饭都没吃,然后关上门的一刻,我放声大哭。


因为我想起每次过年吃饭,她妈妈总要讽刺我,讽刺我念了大学却没有男朋友、讽刺我念了大学找不到好实习好工作、讽刺我的爸爸妈妈教育女儿没有她出色。


也许你会说,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可我想说,当你真的置身于那种环境下的时候,你觉得心中的怒火疯狂地在燃烧。再加上我长大的那个地方的那些人的煽风点火、趋炎附势。我那个时候想,我一定不会跟你们一样。


是的,我承认,我妒忌她,我觉得异常不公平。你肯定又要嘲笑我,嘲笑我傻。


我曾经想过,她是不是在干一些我不知道的勾当,比如贩卖青春什么的。我承认那个时候我很恶毒,可是当时那些七大姑八大姨都倒向她们家的时候、当她妈妈和她讽刺着我爸妈的时候,我觉得我要疯了。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决定以后放假我都不回家了,过年的时候我不想回老家吃年夜饭。


我选择和我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在一起。我努力地做着我的学生工作、尽管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拼命。空闲时间疯狂地学英语,尽管我不知道以后我能不能用到。泡在图书馆看杂书。我改变着自己的穿着,很贵的衣服我也买不起,但我会选择大方得体的衣服。我不画浓妆,但我会打理好自己的脸蛋和头发。


我还跟我爸妈商量,去做交换生、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我还拿我自己的钱去捐款,每次都是很小金额的钱,捐给流浪狗收留所,捐给新闻里报道出来的患病缺钱治病的人。我还把自己的旧衣服寄掉,寄到一些缺衣服的小学。


那个姑娘经常嘲笑我。说实话,我看都不想看到她。


我曾经怀疑我自己这个专业有没有用、怀疑我看公开课有没有用、怀疑我把自己弄的干干净净没人看又有什么用、怀疑我学英语有没有用、怀疑我出国看看这个世界有没有用、怀疑我继续考研有没有用。


幸运的是,这些都有用。当我拿着我的实习工资和奖学金想,我终于可以给我爹妈买东西了。当我用流利的口语跟澳大利亚的几个小伙伴聊天的时候,我的朋友很惊讶。当我参加各种活动遇到各种牛逼的人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弱、什么都不懂。


可是当我站在台上,流利而自信的发言、不慌不忙地救场的时候,他们都为我鼓掌,对我说:你很棒。


我忽然想起那一天,我写策划睡机场累的差点一头栽下去的时候,我心里感到很悲哀,我想着她有为她撑伞、为她嘘寒问暖的男朋友,她在朋友圈秀去香港日本买买买的照片,她还告诉我,她赚了好几十万,她买了哪种大牌子的护肤品和化妆品,我连牌子的名字都没听过。


可是这句你很棒,让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我自己也认识了一些所谓的高层次的家庭的子女,可当我跟他们接触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并不在乎你的衣服多少钱、你用的化妆品牌子是什么、我和我的小伙伴可以为了一个奇妙的idea讨论到半夜、可以为了一场比赛睡3个小时、可以为了观点争论不休。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你有足够的资本,认识见解能跟他们交谈。我承认我的眼界格局远在他们之下,但我喜欢跟他们交流,虽然我的观点可能不成熟,但他们依旧会欣赏我,他们会告诉我,我给了他们另一个视角。


他们虽含着金汤匙出生却从不停下脚步、他们独立而优秀有自己的见解、他们大方却不乱花钱、他们温和可爱,从不看低别人也不嘲笑别人,反而喜欢自黑。他们也有爱心,常常去做志愿者。


由于我自己的局限性,我认识的这些人可能并没有题主所说的权贵的圈子,但我相信,真正优秀的人从来不是阶层上的优秀、从来不是你体内流的血液,而是你的品行言谈举止,你的格局。



后来她妈妈还是跟我们说,她认识的人啊,都是花钱不眨眼的、学历高、人长得好。


我只是淡淡地笑笑而已。


因为我深刻的了解到,真正所谓的高层次的人,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富有。人与人的交往往往需要在同一个层次之上。


15年的时候,我知道了关于她的消息,异常负面的消息。所谓的贩卖青春的消息。她妈妈依旧说着骂着我的舅舅没出息让她过不上好日子嚷着要离婚,依旧说着以后女儿飞黄腾达了要到上海过好日子。


也依旧说着,她是穷怕了。


我忽然并不觉得她错了,我只是觉得:上帝并不公平。我爸常跟我说,有些人你觉得他做的事不可理喻但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是你在那个环境下,你会怎么样?


是的,我常常想,假如我是个穷怕了的人,拥有一张美丽的脸蛋,我会怎么样?我都不敢想象。


我记起我语文老师的那句话:我们要尊重与你不同的人的生活方式,你可以讨厌他们,你也完全可以选择走自己的路,看你怎么选择。


她的妈妈年轻的时候穷怕了,想靠着女儿去到一个更好的世界。而她,也是穷怕了,想通过一些方式获得一些东西。也许是因为她先天条件好觉得拿年华换取金钱比自己累着苦着要容易些吧。我不知道,我想我不予评论吧。


就在15年春节的时候,我再一次碰到了我几年前喜欢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跟他女朋友在一起,据说要接手爸爸的事业。当我再次面对他的时候,我很淡然,淡然地笑一笑,他似乎没有认出我来,他礼貌地问我: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我笑笑:好久没见着你了,我是***。



他说:你变化很大啊。



我说:是啊,你女朋友真漂亮呀。



谢谢,他说。



那个时候,我自然而然地夸赞他女友的美貌,不为妒忌不为自卑,只是单纯觉得她很美丽。



回去以后,我发了一条微信给我的男朋友,我说:我好害怕你真的去了你想去的地方,因为在那里你可以更多选择。可我依旧每天都要督促你,因为我一边害怕着一边也觉得自己并不差。



我男朋友给我的答案是:我从来不觉得我们家回回比别人差。



他是个不善言语却十分有事业心的男孩子,也是第一次跟我说的这么露白。


我不知道题主的情况,也没有任何指责题主拜金、崇尚权贵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会尊重你的生活方式和思维,然而,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听听我们的故事。


在我把她从我朋友圈删除的前一刻,我给她发了条消息:假如有可能,在你赚了一些钱时候回来吧,去考个试念个大学或者去学点知识随便怎么都好,人生不止20岁,总有一天你会变成40岁的阿姨、60岁的奶奶。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自己是自己最大的倚仗。

3

支持
2

反对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 反对

    匿名

  • 支持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支持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反对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支持

    匿名

  • 匿名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纽约网

GMT-4, 2019-8-24 08:21

返回顶部